話說世界系列:步履蹣跚的正統“至高無上”的國王

原標題:話說世界系列:步履蹣跚的正統“至高無上”的國王

中世紀歐洲的封建等級制常被看作金字塔結構,這種理想的模型會因地區和時期的不同而出現偏差。

接下來的幾篇,我們將從不同角度對這一模型進行修正,以使其更接近中世紀歐洲的實際情況——當然,某種程度的概括與綜合仍是不可避免的。

法蘭西:卡佩王朝初期的孱弱

在這個金字塔結構中國王居于頂端,他的直接封臣(亦稱首席封臣),即諸侯們位列其下。

然而,即便在封建制度的搖籃法蘭西也并非歷來如此。

987年卡佩家族取代了加洛林王朝,也繼承了前朝土崩瓦解的遺產,佛蘭德、諾曼底、布列塔尼、阿基坦、勃艮第等邦國強鄰環伺,對卡佩王朝僅保留著象征性臣服,實際上卻無視國王的權威,儼然以獨立國家自居。

從法蘭西島內部而言,國王的處境就更顯尷尬。

卡佩王朝是由羅貝爾家族發展而來的,該家族曾獲得“法蘭西公爵”的封號,所以早期卡佩諸王在法蘭西島就具有雙重身份。

他不僅是理論上的國王,也是法蘭西島的領主,而在11世紀,與國王身份相比,他的領主身份似乎更實在一些。

雖說如此,國王要以領主身份與法蘭西島的下級封臣們打交道也并非易事,其直屬領地只有巴黎和奧爾良這兩座大城,以及普瓦西、埃當普、 桑利斯和蒙 特勒伊等零碎地塊。

對于國王的宏圖偉業而言,上述領地的稅賦真可謂杯水車薪。

正統性也構成了對早期卡佩諸王的嚴峻挑戰,雖然他們的祖先曾不止一次地拯救了王國,但在時過境遷的11世紀,卡佩家族與前朝的血緣關系卻成了爭論焦點。

據說于格·卡佩之父是查理大帝私生子的后裔,而其母則是薩克森公爵之女,雙方均無法與加洛林王室直接聯系起來,這種狀況成為卡佩立國之初最嚴重的合法性隱患。

1030 年的法蘭西王國版圖,圖中藍色部分是卡佩王朝的直屬領地,相比之下,南部的阿基坦、西部的布列塔尼和西北部的諾曼底等諸侯則勢力強大得多。

法蘭西卡佩王朝的家族紋章,

其主要元素是在藍色底紋上分布著金百合花,

如果該圖案用于盾牌之上,

則保留三朵金百合花。

后來相繼統治法國的瓦盧瓦王朝、

波旁王朝和奧爾良王朝紋章中也都保留藍底金百合花,

表明它們都出自卡佩王朝。

德意志:皇冠重壓之下的王權

在德意志,我們看到的是與法蘭西截然不同的景象,甚至可以說,與法蘭西王權后來逐漸增強的趨勢相反,德意志王權在經歷最初兩個世紀的強勢后,逐步走向衰弱。

作為德意志國王,奧托大帝及其后繼者的權威有兩大源泉:首先是神圣帝國,其次是神圣教會,兩者構成中世紀帝國統治的神學體系。

奧托一世的部族薩克森,雖然是從前查理大帝征服的主要對象,但在加洛林帝國崩潰后,薩克森王朝卻繼承了法蘭克人傳統,將基督教傳播與政治擴張相結合,使東法蘭克 – 日耳曼王國迅速崛起為中歐的霸主。

所謂“成也蕭何敗蕭何”,羅馬的皇冠在給德意志帶來無上榮光的同時,也為王權的衰弱埋下了伏筆。

轉折首先在于11、12世紀的授職權之爭,嚴重損害了皇帝對教會人事的任免權,原先受益于皇帝擢升從而參與政府管理的教士們,此時卻轉向羅馬教皇輸誠。

其次,或許也是更重要的,皇帝權力的受損也導致離心傾向的蔓延。在法蘭西封建主義的浪潮和羅馬教廷的雙重裹挾下,部族公爵們日益僭取中央政府權力。

從這個意義上說,德意志的封建化正是步法蘭西之后塵。

誠如約瑟夫·斯特雷耶所說,即便是法蘭西最原始的封建統治模式,相比于原始的德意志部落,也稱得上是一個更復雜的政治單元。

畫中的這位中世紀國王,向主教授予節杖作為其權力象征。奧托一世通過任用主教和修道院長管理政府,加強了對全國的控制,也使得神職人員成為國王的封臣。

本文已經獲得話說世界公號授權發布

本內容即將在2019年9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話說世界》20卷叢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