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帶上萬粉絲“薅羊毛”,吃相太難看!

原標題:網紅帶上萬粉絲“薅羊毛”,吃相太難看!

道德底線何在?B站網紅帶上萬粉絲“薅羊毛” 逼得農民下跪求饒

26元能買到4500斤臍橙,約0.6分錢一斤

11月7日,一家“果農”網店錯將臍橙價格寫成“26元4500斤”,之后,B站的一位網紅,帶領一萬粉絲(每個羊毛群最多3000人,有十幾個群)以迅雷不及掩耳"盜橘"之勢,一晚上買了700萬元,導致該店關店并發致歉信“下跪”求饒。

△圖據北京日報

這些“薅羊毛”的人,也被稱為“羊毛黨”,最早出自1999年央視春晚小品《昨天?今天?明天》。現在指的是關注與熱衷于“薅羊毛”的群體,是那些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換取高額獎勵的人。

直白說,就是那些喜歡并熱衷于鉆空子和占便宜的人,他們大多眼里只有“私利”,一看到有利可圖,就可能紅了眼,進而陷入瘋狂的“薅羊毛”狀態之中。

輿論場上,也曾發生“貨車側翻群眾瘋搶貨物”的新聞,現在網紅帶上萬粉絲“薅羊毛”,其實他們都是一類人,本質都是貪小便宜沒夠,甚至可能會將自己的私利置于他人的痛苦之上,且渾然不知。可能唯一的區別就是,戰場從現實轉移到了網絡上罷了。

不過,無論在現實還是網絡中,我們都很少看到某個人去這樣瘋狂占便宜,往往都是集體作戰。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烏合之眾”這個詞。從大眾心理學的角度來說,當個人是一個孤立的個體時,他有著自己鮮明的個性化特征,而當這個人融入了群體后,他的所有個性都會被這個群體所淹沒,他的思想立刻就會被群體的思想所取代。而當一個群體存在時,他就有著情緒化、無異議、低智商等特征。

就“羊毛黨”而言,他們的出現,大概就是個體對“私利”的過度盲目追逐與群體的不理性共同作用的結果。看到有空子可鉆,有羊毛可薅,便成千上萬的人瘋狂涌入,甚至到了漠視規則、道德和法律的程度,呈現出集體的失序,也給被鉆空子的一方,帶來了實質性損失。

再拿網紅帶上萬粉絲“薅羊毛”這事來說,不僅是在薅羊毛,還有“把羊薅死”之嫌。因為一些人的貪便宜,就將一戶人家的生存狀態拖入險境甚至是絕境,這顯然走向了善良的對立面,暴露出難看的吃香,更難掩“蠢壞”的本質。更值得一提的是,這樣的“薅羊毛”,還是有組織有統領的,且分工明確,且進展有序快速,“薅羊毛”都能搞得如此職業化和專業化,產生的卻是一種莫名諷刺。試問,薅過之后,良心上真的能過得去嗎?

不否認,相關商家寫錯價格,確實有一定責任,但這并不是“羊毛黨”將這種錯誤放大成對商家實質性傷害的正當理由,也不是“羊毛黨”可以理直氣壯薅羊毛的前提。對于一些商家的明顯低級錯誤,還是要抱著寬容的態度,提醒其改正,而不是當成一個薅羊毛的機會,將其當成所謂的現實福利與粉絲網友共享,這很低劣。

據電商平臺表示,涉事店一家人的生活都指著這家店,“但因為這樣一個錯誤讓他們的生活陷入了不確定。”該平臺還表示,會在法律、規則允許的情況下,盡最大可能減少各方損失,同時堅決抵制惡意下單的“羊毛黨”。B站也第一時間聯系了這次羊毛黨的領頭人,其承認其錯誤行為,并就此事深刻反省并道歉,承諾將努力彌補自己的錯誤。

可以說,此事后續正在積極解決中,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依據民法退款估計是有效的疏解路徑。同時,平臺也應該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對于商家,應該有相應的容錯機制,也要形成保護機制,對于“羊毛黨”也要在內部形成懲戒機制,真正用制度規范去遏制住“羊毛黨”的不道德性,避免其給現實進一步添堵。

紅星新聞簽約作者 默城

編輯 余孟祥

制圖 KK

【版權聲明】本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歸紅星新聞(成都商報社)獨家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