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被毆致死,“有人拍片,無人施救”困境如何破解

原標題:男孩被毆致死,“有人拍片,無人施救”困境如何破解

9歲男童小區內疑遭精神病患者毆打致死 居民圍觀無人幫忙

男孩被毆致死,“有人拍片,無人施救”困境如何破解

議論風生

說到底,輿論還是不太能接受這種圍觀和拍片卻無人施救的場景。

11月5日下午,長沙一名9歲男孩被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毆打致死。

這件事過去已有幾天,但各個視角的新聞仍在陸續跟進,網絡上的討論也依然熱度不減。討論最多的還是那個再熟悉不過的看客問題。網友對圍觀者的“冷漠”感到義憤填膺,并追問從淺至深的諸多原因。說到底,他們還是不太能接受這種圍觀和拍片卻無人施救的場景。

需要說明的是,“百余人圍觀無人阻止”這樣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說法不完全準確。在一篇報道里有這樣一句話“參與制服馮某華的小區居民光軍說”,可見并非無人出手。在另一篇報道里,有居民告訴記者,最后是施暴男子父親上前將男子制服。

可能真相更接近于這樣:施暴開始后,有圍觀者并沒有及時上前制止,直到男子父親現身成為“挑頭的”,圍觀者才幫助將男子制服。但此時已經錯過最佳干預時間。

一條幼小的生命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殘忍地剝奪,人們理應感到氣憤。我們在事后也有充分的理由假設,如果當時有一兩個人及時出手,很可能結果就是不一樣的。

目前還沒有被指責的圍觀者發聲,解釋當初自己在想什么,為什么沒有出手。

但可以推想,他們或許會這樣自我辯解:“我以為是當爹的教育孩子,別人的家務事不好插手,所以我沒有動”“我看見的時候已經晚了,孩子已經不動彈了,所以我沒有動”“我和別人都知道怎么回事,見別人都沒動,所以我也沒有動”……

這就好比排隊效應,一個人在街上看到很多人排隊,所以就加入了排隊的行列。一個人見所有人都在圍觀,所以自己也選擇圍觀。

因為別人排隊,所以自己排隊,因為別人圍觀,所以自己圍觀。每個人都根據別人的反應來決定自己的反應,卻沒有人跑到人群的最前邊看看到底在發生什么,并自己決定應該如何行動。

這種集體不作為可能并不是每個人都深思熟慮之后決定不作為,而是出于無意之中的從眾心理,但后果卻是致命的。

我不贊成輿論將所有的火力都對準“看客”。事故的潛在責任人名單里,每個人的責任是有等級的。

如果此事嫌犯確系精神病患者,那責任首先在精神病男子的監護人:為什么沒有盡到看護義務,讓“武瘋子”出來傷人?其次是小區物業工作人員和小區保安,有沒有及時發現、及時處置?這是他們的工作職責。

最后才是圍觀者。前兩者的責任是可以上升到法律層面的,圍觀者的無動于衷卻僅限于道德層面。

為了使我們置身其間的環境更安全,改進應該是全方位的。精神病患者的看護要改進,小區安保響應機制要改進,圍觀者的習慣性動作也應該改變。因為輿論往往會對關涉道德層面的圍觀者,感到尤為氣憤。

不過,氣憤歸氣憤,網友生氣時畢竟還隔著屏幕。“冷漠的都是路人,正義的都是網友,到底是路人不上網,還是網友不上街?”這樣的段子日復一日地重復已經不再風趣,而成為壓在我們每個人心上的石頭。事實是,敲擊鍵盤比翻越欄桿更輕松。

還是那句話,行勝于言。行動環節出了問題,我們不應該執著于用鍵盤去矯治。不如在現實中嘗試著更勇敢或者更“沖動”一些,不必害怕與眾不同,因為良心是唯一的標尺。

□西坡(媒體人)

責任編輯:王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