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瞞財產、挪用籌款……全國首例網絡大病求助糾紛案一審宣判:全額返還籌集款15.3萬元

原標題:隱瞞財產、挪用籌款……全國首例網絡大病求助糾紛案一審宣判:全額返還籌集款15.3萬元

男子網絡眾籌15萬未用于治療,水滴籌起訴申請人還錢

每經記者:涂穎浩 每經編輯:廖丹

網絡個人大病救助幫助了很多因貧困而無法得到救治的人,但另一方面,因監管疏漏,發生的詐捐事件也一直層出不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11月6日,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萬余元并支付相應利息。

對于詐捐事件,水滴籌平臺相關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平臺已建立行業‘失信籌款人’黑名單制度,抵制不誠信行為。”上述人士還稱,水滴籌在今年3月聯手全國公安啟動的“清流計劃”中,一旦證實求助人存在虛假、偽造等行為,水滴籌即協同有權機關采取法律手段嚴厲打擊。截至目前,聯合新疆、吉林、福建、云南等多地公安,已經嚴厲懲治了涉嫌刑事犯罪的5名不誠信籌款人。

全額返還籌集款15萬余元

據介紹,莫先生與許女士的兒子出生后,身患一種名為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征的重病。2018年4月,莫先生想到了利用“水滴籌”進行網絡籌款,并最終籌得15.3萬余元。

據悉,莫先生之子去世后,許女士向水滴籌公司舉報稱,水滴籌的錢基本沒用。2018年9月,水滴籌公司向北京朝陽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莫先生全額返還籌集款,并按照同期銀行貸款利率支付利息。

法院經審理查明,莫先生為給孩子治病,先后總計產生醫療費35.5萬余元,其中醫保報銷后個人支付部分為17.7萬余元。除“水滴籌”籌得的款項外,莫先生通過其他社會救助渠道,還實際獲得救助款5.8萬余元,且其中兩項救助款均發生在“水滴籌”籌款前,但莫先生在籌款時并未披露相關情況。莫先生在通過網絡申請救助時隱瞞了其名下車輛等財產信息,亦未提供妻子許女士名下財產信息。

為此,法院認定盡管莫先生之子的病情及治療情況基本真實,發起籌款時也確有求助意愿和客觀必要,但是其在求助時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信息準確性、全面性、及時性存在問題。

朝陽法院經審理認為,莫先生隱瞞家庭財產信息、社會救助情況構成一般事實失實,莫先生違反約定用途使用籌集款的行為屬于將籌集款挪作他用,上述行為構成違約。根據《水滴籌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條款》,在發起人有虛假、偽造和隱瞞行為、求助人獲得資助款后放棄治療或存在挪用、盜用、騙用等行為時,水滴籌平臺有權要求發起人返還籌集款項。

水滴籌:迭代升級風控機制

近年來,以水滴籌為代表的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平臺頻頻曝出“詐捐門”。如女子詐捐得錢后炫富,德云社演員吳鶴臣有車有房也募捐,值得關注的是,上述案件產生糾紛還緣起莫先生家人的舉報。

對于上述案件,水滴籌相關負責人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莫先生的籌款發生在2018年年初,迄今已有近兩年時間。事實上,平臺從成立以來,一直積極聽取社會各界的意見,持續完善平臺規則和操作流程,迭代升級風控機制。”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水滴籌平臺官網顯示,已為患者籌到200多億救命錢。為什么選擇水滴籌?其官方表述為籌款簡單,如實填寫求助信息,即可發起籌款;最高能籌50萬;還有籌款老師1對1解答所有籌款問題。

對于籌款流程如此便捷的背后存在的隱患,上述水滴籌相關人士表示:“水滴籌通過證明材料審核、第三方數據校驗、醫院實地探訪等核實方式,構建了內外部聯合、線上線下協同的層層審核機制。截至目前,水滴籌已合作數千家醫院。在求助發起、傳播、提現等整個過程中,水滴籌借助社交網絡傳播驗證、大數據監控、輿情反饋等技術和手段對求助信息進行全流程的動態監控。”

該人士還稱,在資金管理方面,平臺為保障平臺所有籌款資金的運轉安全,已與第三方銀行達成合作,將對籌款資金進行共同管理,籌款資金直接進入銀行主體的專管戶,與平臺自有資金隔離,實行專門管理、專門使用。在籌款項目通過審核及公示無誤后,平臺也會優先打款給醫療機構、慈善組織等,用于患者治療。

在業內人士看來,很多捐助者出于對此類公益平臺的信任,愿意伸出援手,但寬松監管必然將在長期損害公眾利益,挑戰自身的商業模式。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每日經濟新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