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支付寶,它正在改變中國商業社會

原標題:被低估的支付寶,它正在改變中國商業社會

來源:悅濤悅濤

技術,正在加速改變中國商業社會生態。

最新的權威專利數據庫IncoPat數據顯示:支付寶的專利申請量首度破萬。在全球互聯網企業中,這個數據超過了亞馬遜和臉書。

在支付寶申請的專利中,1/3與信任有關,集中在支付、區塊鏈、隱私保護、數據安全等領域。

支付寶的價值,一直被低估。它不止是一個工具,更是一個信用傳導機制。

這款小工具,正在幫中國建立有史以來首次規模化的民間信用生態,也在推動中國商業社會的徹底變革。

中國商業社會的信用,之前是缺位的。傳統金融和商業體系,始終沒能解決一放就亂,一收就崩的循環魔咒。

改開四十年來,我們開啟了波瀾壯闊的外向型經濟,但在貨幣流轉到國內實體商業的生產、流通、消費鏈條時,卻沒能形成良性有序的內循環。

這一切的根源,是商業信用傳導不暢,重投資、輕消費的經濟生態,也與此直接相關。

發端于電商交易、彌散于線上線下,如今滲透到實體供應鏈里的支付寶,像一個小小的支點,正在撬起中國商業社會的信用循環。

馬云冒坐牢風險下的蛋,在不斷孵化

支付寶是淘寶下的蛋。下這個蛋,馬云冒了坐牢的風險。

2003年淘寶上線時,馬云規定上線一年內全免費,三年內不準盈利。為的是快速鋪規模、聚人氣。當然,還得有成交量。

然而成交量上不來。

悅濤2004年在網上買一個512M的mp3,是線下匯款轉賬支付的。電話給對方說我付錢你不給我發貨咋整?對方:你看咋整?不信就別買。

我只能抱著信你一回的態度打了款,忐忑的等待,幸運地收到了貨。無牌的工廠貨。當時這個廠貨要500塊錢。對一個畢業時間不長的人來說,還是有點蛋疼。

馬云當時也知道:淘寶網發展不起來,缺少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中國的電子商務要想發展起來,必須有一個公開、透明、公正的信用體系。

但是當時的金融體系解決不了。

他回憶:“我當時就問銀行說,你能幫助電商轉賬的服務嗎?然后銀行說,這個我們不接受。”

馬云想推出支付寶,“但那個時候不太敢推出,你如果沒有執照做金融的話,那個時候是要坐牢的。”

2004年馬云赴瑞士參加達沃斯論壇,聽了一段關于“領導者責任”的雞血,立刻給團隊打電話:

“我們推出支付寶吧,一個月我們推出,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話就讓我去做吧,如果我坐牢的話你繼續做我的工作,你如果坐牢的話我們公司的第三把交椅就繼續做這個工作。”

支付寶第一筆交易,訂單號現在還掛在支付寶老總部一樓大廳

馬云說這是他在阿里巴巴所做的最重要的決定之一。

支付寶這個蛋,作為電商支付工具誕生。再之后,就開始自我孵化了。

馬云曾經在多個場合說,支付寶的誕生就是為了解決信任的問題。2004年首創的擔保交易,讓電子商務徹底爆發。

再之后,從擔保交易、快捷支付,到條碼支付、先享后付等創新,雖然都是解決阿里生態的需求,但也為中國商業社會重塑了信任基石。

技術上,要保障這個第三方信用中介不宕機,不被惡意破壞,支持各種場景,從交易本身往上游的B端和下游的C端不斷延伸。一直到公共事務和生活環節。

支付寶一直跟著需求走,哪里有交易和信用需求,就在哪里切入并解決需求。

現在支付寶在10億用戶的基礎上重兵布局區塊鏈:目前擁有的區塊鏈專利申請數量全球第一。

區塊鏈最核心的價值,仍然是信任:全程溯源公益善款的來源及用途;溯源奶粉、大米等商品的來源及流通;將電子發票上鏈,將票據造假成本提高到“造不起假”的程度等。

行為可追溯,信用有數據,數據反過來指導未來的平臺行為。

這是支付寶孵化出來的信用生態。

信用催生商業變革

信用是中國商業之踵。沒有信用依托,循環流通受阻,擴張和升級乏力。

商業涉及的供需和交易,大多面臨兩個問題:

1、貨不對時。也就是貨款不同步,有時先貨后款,有時先款后貨。這是時差問題。

2、貨不對板。我要A你給我B。或者我要A你給我假A。這是貨差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要解決供需雙方的時間不對稱和品質不對稱。也是信用中介要解決的問題:時差和貨差。

然而這兩個看似簡單的問題,傳統金融業沒能解決。

中國傳統金融業的風險定價和信用識別能力主要停留在兩大塊:政府信用(國企、地方融資平臺)和土地信用(地產、按揭貸)。

這個貨幣傳導方式,國家受不了,銀行受不了,實體企業也受不了。

一方面是意愿問題,更多是能力問題。靠人工而不是技術,應對不了市場里魔高一丈的欺詐造假行為。更沒有辦法提升信用傳導效率。

當沒有信用約束的時候,各種三角債和假冒偽劣產業鏈就不斷滋長膨脹起來。里面摻雜著各個環節的利益。最后固化為看似分散卻牢不可摧的利益集團。

以上種種,導致在中國經營信用、風險和杠桿,成為高危行業,一放就亂,一手就死。商業生態的信用傳導阻滯,無法走進以信用為依托的擴張循環。

過去幾年興起的網貸行業,針對民間小微貸和個人消費貸,經過一輪無孔不入的擴張之后,開始批量爆雷。

在互聯網和數據時代,信用問題總被稱作道德風險,但其實這是一道技術題,而不是道德命題。

支付寶是在海量電商交易基礎上成長起來的,在成長過程中吸收了大量交易數據,不斷積累數據、優化算法、提升效能、擴張場景。

現在這1萬個專利,是支付寶一路走來付出的成本,同時也是積累下來的豐厚資產。

快速識別、高效反饋和多場景多功能的傳導,是和大量商業行為無縫對接、針對性技術沉淀之后建立的。

就像一家沙縣小吃,接受支付寶地推來的收錢碼時,只把它當成收錢工具。但幾個月之后,就有了自己的信用評級,可以用它貸款,隨借隨還,可以賒更多的賬。自己的店面隨之擴張,有更高的授信額度。

然后再延伸到店主的生活里,從門診保險,到免費租賃,店主的信用帶著他走進了數字化商業和生活。

中國商業正在經歷這樣一輪無微不至的變革。

亟需扭轉的經濟趨勢

不夸張,信用傳導阻滯正在影響中國經濟的本輪擴張。

企業投資意愿和活躍度,有個極為重要的指標:M1。

2019年1月的M1增速,是有歷史記錄以來最低的:0.4%。企業投資意愿降到冰點。

2月M1同比增長2%,比上年同期低6.5個百分點。

中國的貨幣流轉,通過外貿順差和外資流入結匯發鈔,通過國內金融體系流通和放大。

外循環派生貨幣,但內循環高度依賴資產化的投資(以財政和土地信用為依托),而不是商業化的生產、流通、消費循環。

現在M1的沉寂,代表銀行的錢貸不出去,企業不愿意借貸進行商業擴張。貨幣(M2)雖多,但缺乏商業信用的紐帶。

貨幣內流以土地和財政信用而不是商業信用為重心,實際影響了中國經濟的結構和趨勢。

以往每次應對M1走低的方式,要么是地產,要么是基建。現在,該換一種方式了。

金融體系的錢要放出去,要有信用附著點。

民企、小微、個人消費貸款,都需要讓技術充分學習消化生產生活交易的信用數據,然后才可能反饋傳導到商業流通上。

傳統金融業有數據,有技術,但缺乏把技術和數據整合處理的能力。有錢也不知道往哪里貸。

銀行近年大肆擴張的消費貸,也出現了失控的苗頭,一方面很多貸款被流入房地產,另一方面壞賬未必控得住,信用卡逾期今年估計會突破1000億。

馬云幾年前總結了做互聯網金融的基本必備條件:

1、數據能力;

2、基于數據的信用建設能力;

3、基于數據的風控能力。

一個現實標準是:保障“兩三分鐘放貸”還不出事。

支付寶在做的,就是這個事情。

重建內循環:從投資型經濟到商業消費型經濟

除了前兩個月的M1數據,警示信用傳導阻滯的還有去年開始的重點消費領域下滑:比如手機和汽車。

M1走低和消費低迷,代表民間企業和個體,都出現了信用擴張不充分的局面。

國家的要求是,今年大型商業銀行對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

無論政策面還是民間,都迫切希望中國從投資依賴型經濟轉向商業和消費型經濟。

這需要重建貨幣的內循環。讓信用傳導到商業和消費端,而不是賴在投資端。

這其實是中國商業社會對支付寶生態的重度需求。

中國的民間商業流通,一直是信用傳導不暢的。原因種種,包括傳統金融雙軌制、利率雙軌制未完全解決的遺留問題。

在互聯網新經濟時代,更是一個技術和生態問題。

這個信用傳導通暢起來,能夠通過實體商業的生產、流通、消費循環消化貨幣,重建內循環。

金融業作為高度數據化的行業,已經是一個數據獲取、處理和傳導的能力。要解決民營和小微企業信用生態,現在必須依靠技術帶來的數據效能升級,才能實現。

悅濤對阿里的看好,不是看好線上交易本身。而是背后推動信用擴張的生態取向。因為這是中國經濟極需要的能力。而阿里恰好有這個能力。

支付寶是其中重要一環。這個當初冒險下的蛋,不斷切入商業,滲入肌理,成為商業鏈條和末端毛細血管的一部分。

推動改變中國傳統商業擠去水分和渣渣之后,讓上中下游和供需各方無縫對接,最后循環傳導,毛細血管暢通起來,終端活躍起來,才能形成中國經濟的微循環。

這是助推中國經濟的內生動力。也是能不斷促生正向循環、提升商業流通效率和消費潛力的方式。

讓貨幣不再被動投注到無效投資和僵尸企業上,而是主動流入到商業和消費擴張上,推動中國經濟重建內循環。

被低估的支付寶。

在推動商業社會變革的過程中,它在間接推動重建中國經濟的內循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