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世界上最會寫情話的男人,沒有之一

原標題:他是世界上最會寫情話的男人,沒有之一

雖然萊昂納德·科恩已經走了

但每次我獨自一人的時候

總會聽科恩的歌

他是世界上最會唱情歌的男人

也是最會說情話的詩人

。。。

今天,忽然又想起了老爺子

把這個說故事再次分享

去年11月11日早晨在朋友圈看到老爺子去世的消息,當時的第一反應是:假的吧?趕緊去外網找,一個個證實。

就在他去年剛剛發行了第14張新專輯《You Want It Darker》,在推介會上,老爺子說:“我最近說我已準備好了死,是有點夸大了。我打算活到120歲呀!”

萊昂納德·科恩,1934年9月21日出生于魁北克省蒙特利爾,身兼演員、作曲、編劇、小說家等多重身份。他曾獲得第52屆格萊美終身成就獎,并因其杰出的音樂成就入選“搖滾名人堂”。

早年以詩歌和小說在文壇成名,小說《美麗失落者》被評論家譽為上世紀60年代的經典之作。代表作有電影《我是你的男人》、專輯《Ten New Songs》等。

10月21日,鮑勃-迪倫獲得諾獎沒幾天,82歲高齡的倫納德-科恩也推出了新專輯《You Want It Darker》。和迪倫一樣,科恩也是一位“文藝復興式”的傳奇歌手,他們都寫小說和詩,在藝文界有極高評價。

新專輯“造型”

2016年9月 科恩與他的貓

其實科恩本來就是作為詩人出道的,當初基本上是因為寫詩無法謀生,才去做了民謠歌手。評價迪倫獲諾貝爾文學獎,他說“這對我來說,就好像給珠穆朗瑪峰別上一個獎章,說那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

迪倫和科恩成為朋友并不奇怪。迪倫曾對科恩說:“一個有名的歌手跟我說:‘好吧,你迪倫是第一名,但我是第二名’。但要我說,你(科恩)才是第一名,而我是第0名。”

鮑勃-迪倫尤其傾慕科恩的旋律、和聲,他說只在乎歌詞的人們似乎忘記了科恩的音樂本身是多么強大,再也沒有第二個人有這種天才了。

科恩晚年的身體狀況并不算特別好,有嚴重的背痛,據說新專輯一些歌就是坐在醫療用椅子上唱的。接受媒體采訪,他說“我已準備好去死”,這句話成為了“大新聞”,他或許覺得媒體這樣炒作不太好,就解釋說:我說話夸張了,還活得很好,或許還會再出新專呢。

但從《You Want It Darker》的感覺來說,這或許是他的告別作品了,和David Bowie的《Black Star》一樣,給人不詳的預感。

對科恩影響至深的情人Marianne Ihlen今年也去世了,在她臨死的時候,他特意寫了最后一封“情書”,說自己也很快就要追隨她而去”我們的距離如此接近,我想如果你伸出手,應該就能摸到我的。”

新專輯中最早記住的是《Treaty》這首歌,“我一直又憤怒又疲憊”……似乎不像一個82歲的“泰斗”應該有的感情。

倫納德-柯恩從青少年時期起就有嚴重抑郁的傾向,他的歌曲大都表達的是灰暗的"負面"情緒,所以毫不意外,他最著名的粉絲就是Kurt Cobain了。Cobain說自己在抑郁的時候就會聽柯恩的歌,雖然這會讓自己更加抑郁……

Nirvana樂隊的《Pennyroyal Tea》唱到:“來世給我一個倫納德-柯恩,這樣我可以永久地嘆息……” (Give me a Leonard Cohen afterworld So I can sigh eternally) 所以柯本自殺之后,科恩也表達了惋惜和悔恨,他認為當初應該給這個年輕人一些指點。

科恩最著名的忠實粉絲科本

封底照片中那個坐在打字機前的姑娘——瑪麗安·伊倫

于7月28日去世。

今年7月28日,在《So Long, Marianne》里不朽的瑪麗安·伊倫(Marianne Ihlen)去世了。

去世前,得悉消息的萊昂納多·科恩(Leonard Cohen)迅速給她寫了一封郵件:“哦,瑪麗安,我們已經到了十分年老,身體快要分崩離析的時候。我很快就會隨你而去。我就在你身后。如果你伸出手,就能碰到我。我一直愛你的美麗和智慧,然而此刻我不用再重復這一切,因為你都知道。現在,我祝福你一個愉快的旅途。再見我的老朋友。永遠的愛人,路上再見。”

在科恩這個年紀(82歲),身邊人的離開幾乎已成常態。瑪麗安的離去,讓他想起當年二人在希臘小島上的生活:“我的桌上常會有一朵梔子花,整間房間都能聞到花香。午飯的時候會有一個小小的三明治。甜蜜,無處不在的甜蜜。”

對科恩來說,死是神圣的終結,他因此拒絕尋求精神上不朽的方式。盡管背傷把他困在輪椅上,堅持活到大限時刻,接受最后的未知結局,不斷地工作,是面對死亡最好的方式。

這張專輯是科恩未完成事物列表上的一項。在準備了一年后他幾乎放棄,是他的兒子亞當·科恩(Adam Cohen)“逼”著他在輪椅上完成了錄音,并擔任了專輯的制作人。

在死而復生的喧嘩聲中,很少有人真正理解科恩完成的飛躍。在深度絕望中,他穿越三千年的人類創造歷程,探尋“大衛取悅上帝所彈出的那個秘密和弦”,這是一個迷路的猶太人在向祖先祈求音樂的才華。

年輕時候的萊昂納多·科恩

沒有人會用恬淡溫馨形容科恩的音樂。他是憂郁之王,是穿著藍色雨衣的詩人,是情圣也是僧人。《You Want It Darker》卻像金色豐饒的秋天,寧靜,優美,坦然迎接萬籟俱寂。

亞當的制作是很重要的原因。他用女聲和男聲合唱為科恩山一樣低沉的聲音籠上云霧。風琴、木吉他、小提琴和大提琴貫穿整張專輯,染一點藍草,染一點華爾茲,添一段曼陀林,還有他最喜歡的布魯斯,整體感覺從容清澈,較上一張專輯《Popular Problems》更易入耳。

半個世紀里,人們談到萊昂納多·科恩,總是談論詞/詩的多,旋律則不太提及。他的旋律在很多漫不經心或者不夠細致的耳朵里就像一條甚少起伏的低沉線條,為詩朗誦插上一小雙翅膀,配上編曲,就變成了歌。這可是很賴皮的行為,如果“配樂詩朗誦”也能被稱為歌曲的話。

但其實科恩也有很好聽的旋律,即便簡單如《The Law》只有兩個和弦。

這張專輯里,《Treaty》、《Leaving The Table》、《Travelling Light》、《Steer Your Way》等超過半數的歌都能進入科恩最“好聽”的歌曲梯隊。這些微妙又不乏味的旋律好像正統的中國畫,要上了一點年紀才能感受到畫中山的水氣靄靄,水的大浪滔滔。

這是一張告別的專輯,盡管科恩仍然開玩笑地表示“準備好去死”只是自己一貫的戲劇型人格使然,“我還準備長生不死呢”。

他對人世告別,《Travelling Light》用希臘的一種類似曼陀林的樂器重回白日無限漫長的年輕時光。可以把這首歌看作他對瑪麗安和撒漫往日的揮別。

萊昂納德·科恩(Leonard Cohen)

萊昂納德·科恩(Leonard Cohen)讀英國文學出身,是杰出的詩人、小說家,共出版8本詩集,兩部小說,詩作曾獲加拿大文學界的最高榮譽總督獎,小說《美麗失敗者》(Beautiful Loser 1966)則被譽為60年代的代表作。

青年時代萊昂納德就有為自己的詩作譜曲的習慣,但真正以此闖入樂壇時已經三十好幾,在同時代的年輕歌手眼中屬于典型的“老家伙”。在民謠女歌手Judy Collins等人的幫助下,科恩在樂壇逐漸站穩腳跟,于1968年初出版了他的首張唱片《The Songs of Leonard Cohen》,大受歡迎。但接下來的專輯和音樂作品無論質量或流行程度,都參差不齊,成為他在整個六七十年代甚至整個人生的真實寫照:

獨自一人去探索宗教、信仰、政治、音樂、兩性關系、生與死、真誠與背叛等等渺無邊際的領域。也嗑藥,也縱欲,也邂逅無數女子,發生無數關系和故事。同居卻逃避婚姻,愛孩子卻難享一家人團聚的天倫之樂。為自己“音樂門外漢”的身份耿耿于懷到幾乎強迫癥的地步,幾乎每一首歌都難產,每一闕詞都像詩歌一樣漫長且經過無數遍修改。

科恩是執著于信仰的猶太人,宗教學識之豐富足以勝任猶太教的拉比(老師)之職,卻跟從日本來的杏山禪師修行數十年,甚至在事業和愛情都如日中天的八十年代放棄一切,遁入空門十年之久。此后又跟從印度的精神導師靈修,終于在七十多歲的時候擺脫了從青年時代就糾纏不休的憂郁癥。

這個生于加拿大蒙特利爾的小個子猶太人,青年時代離開家鄉,求學于紐約,成年后流連于藝術家聚集的一座希臘小島嶼,中年在歐美四處巡演奔波,晚年在禿山修禪一待十年,七十三歲時因為積蓄被經理人偷光而被迫踏上中斷了十幾年的密集的也是空前受歡迎的歐美巡演之路。所有這些地理和時間里的旅行,交織在他的精神探索之中,成就了現在我們看到的這個歷盡滄桑,法令紋與思想和情感一樣深刻,眼神像古井不見底,渾身輕松隨心所欲不逾矩的老家伙。

他的聲音仍帶有煙熏火燎的陳年印記,但多了幾許輕快和暖意,早年在舞臺上緊繃的身體已經舒展開來,輕快的舞步甚至動情的雙膝跪地,都自然而然,真誠無比。是的,有人說他的歌聲仍有撕裂感,但這沒有關系,“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進來的地方”。

請傾聽,萊昂納多·科恩,歌四首。

第一首:《著名的藍雨衣》(Famous Blue Raincoat)

與傳說相比,這首歌更像是寫給他自己的。多年之后,當他的好友珍妮佛·沃恩斯(Jennifer Warnes)將這首歌的同名專輯唱紅之時,“那個25歲的年輕人,在倫敦買那件博柏利雨衣,在寒冷的漢普斯泰德公寓睡簡易床、寫他的第一部小說的日子,已是恍若隔世。”這件雨衣后來在萊昂納德錄制他的首張專輯時在紐約的閣樓中被偷走。

珍妮佛·沃恩斯(Jennifer Warnes)

珍妮佛·沃恩斯是科恩多年的合作者,也是多年的朋友。科恩的歌在美國多年半紅不黑,后來也是珍妮佛將他的作品集結,自己演繹,在八十年代一炮而紅,將這個幾乎已經淡出大眾視線的老男人又帶回公眾視野。她的這張專輯就是《著名的藍雨衣》。

珍妮佛“善於揉和憂傷、喜樂、感懷與念舊等情緒的歌聲”令人難舍,老式的唱法對九零后的一代而言或許稍顯陌生,卻絕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Famous Blue Raincoat 著名的藍雨衣

演唱:珍妮佛·沃恩斯

And what can I tell you my brother, my killer

我能說什么,我的兄弟,我的刺客

What can I possibly say?

我應該說些什么

I guess that I miss you,

我猜我在想念你

I guess I forgive you

我猜我原諒了你

第二首:《蘇珊娜》(Suzanne)

這首歌是萊昂納德的成名作之一,最早由朱蒂·科林斯(Judy Collins)唱紅,后來柯恩自己演繹并收入專輯。歌詞中主角與“蘇珊”之間的心靈契合,游移于愛情和宗教情感之間,曾引起諸多揣測和傳說。這首歌其實是譜上了曲的詩,以其曖昧、深刻的情感,吸引了無數人,傳唱至今。

朱蒂·科林斯(Judy Collins)

朱蒂·科林斯是美國60年代民謠舞臺偉大的女歌手之一。她優美細膩、水晶般清亮的嗓音,具有無伴奏演唱的得天獨厚的條件。演唱的歌曲從配器到旋律都比較簡單,但卻給人一種純潔美好、返樸歸真的感覺。

“一個寒冷的冬日......屋外大雪紛飛,獨自在家的萊昂納德,靜靜地聆聽著朱迪版的《蘇珊娜》。一遍聽完后,他提起唱針,放回音軌開始處。一遍,一遍,又一遍。”

Suzanne 蘇珊娜

歌者:朱蒂·科林斯

翻譯:引自網絡,waters修改

And you want to travel with her

你想和她旅行

And you want to travel blind

你想盲目旅行

And you know that you can trust her

你知道你可以信任她

For she's touched your perfect body with her mind.

因她已用想象觸摸了你完美的身體

第三首:《哈利路亞》(Hallelujah)

杰夫·巴克利(Jeff Buckley)

但從1986年以來,這首歌已經被超過300位不同種族不同音樂類型的歌手翻唱過,其中最為有名的是早逝的天才歌手杰夫·巴克利(Jeff Buckley)演繹的版本。這首歌甚至還成為了基督教世界和世俗世界通用的贊美詩。我們熟悉的香港藝人鄧紫棋和張敬軒也曾合唱過,他們都擁有基督信仰。

“哈利路亞”字面上的意思是“贊美上帝”。但作者認為“哈利路亞”非宗教獨有。人在審視自己的生命和世界時,總能感到有一個不受我們控制的意志存在。 它是如此深藏不露。在這樣費解的意志面前我們能做什么呢?只能說一句“哈利路亞”。

Hallelujah 哈利路亞

演唱:杰夫·巴克利

翻譯:來自網絡,waters修改

You saw her bathing on the roof

你看到她在屋頂上沐浴

Her beauty and the moonlight overthrew you

她的美和月光征服了你

She tied you to a kitchen chair

她把你綁在一張廚房的椅子上

She broke your throne, and she cut your hair

她打碎了你的寶座,剪掉了你的頭發

And from your lips she drew the Hallelujah

Hallelujah, Hallelujah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Hallelujah, Hallelujah

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第四首:《愛人,愛人,愛人》(Lover, Lover, Lover)

1973年10月6日,埃及和敘利亞對以色列發動了贖罪日戰爭。作為誓與以色列共存亡的猶太人,萊昂納德翌日飛去特拉維夫參戰。當然,他得到的工作是操起吉他為士兵們唱歌以鼓舞士氣。以色列的沙漠之美,戰友情深和傷亡之痛激發了他的靈感,他一揮而就,寫下了Lover,Lover,Lover(愛人,愛人,愛人)

“這首歌為雙方士兵而寫”……“戰爭是奇妙的。…參與者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能;你能感受到現代城市生活中感受不到的東西。”21世紀初當他的經理人偷光他所有積蓄后,七十三歲的萊昂納德展現了他作為戰士的一面,毅然重新踏上對年輕人來說都難以承受的密集的巡演之路,卻開啟了前所未有的受歡迎的新時代。

萊昂納德·科恩(Leonard Cohen)

多年的禪修和憂郁癥的遠離,使他的臺風逐漸達到了從容不迫隨心所欲而與觀眾和諧共鳴的新階段。在2010年紀錄巡演過程的新專輯《來自路上的歌》(Songs from the Road)中,開頭就是當年這首寫于戰場的《愛人,愛人,愛人》,然而,今非昔比了。

無論從音樂風格還是演繹方式,甚至是歌者的嗓音來看,這個歌唱著的老靈魂已經與演唱《著名的藍雨衣》時代的萊昂納德截然不同。這首歌道盡了他的信仰所達到的高度、一生與女子的糾纏、潛藏的勇敢的心和最后的和解——與自己、與上帝、與愛人。光已經進入他的身體和心靈,聽,這無與倫比的吉他和演繹——

愛人,愛人,愛人 Lover, Lover, Lover

(2009年9月24日,以色列特拉維夫Ramat Gan體育館現場)

( Live Sept 24, 2009; Ramat Gan Stadium, Tel Aviv, Israel)

演唱: Leonard Cohen 翻譯:waters

I asked my father,

我請求父神

I said, Father change my name.

我說,父親,請改掉我的名字

The one I'm using now it's covered up

我如今的名字

with fear and filth and cowardice and shame.

Yes and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come back to me,

yes and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lover come back to me.

是的,愛人,愛人,愛人,愛人,愛人,愛人,愛人請回到我身邊

科恩的詩

北島 譯

渴望之書

The Book of Longing

我進不了深山

那系統不靈

我依賴藥片

還得感謝上天

我沿那路程

從混亂到藝術

欲望為馬

抑郁為車

我像天鵝航行

我像石頭下沉

而時光遠去

不理我的笑柄

我的紙太白

我的墨太淡

白晝不肯寫下

夜用鉛筆涂鴉

我的動物嚎叫

我的天使不安

卻不許我

有絲毫悔怨

而有人將會

強我所難

我的心屬于他

處之淡然

她將踏上小路

知我所言

我的意志切成兩半

在自由之間

轉瞬片刻

我們生命會相撞

那無盡的停擺

那敞開的門

而她將為你

這樣的人誕生

敢為人先

繼續向前

我知道她正到來

我知道她將顧盼

就是那渴望

就是這書

頭銜

Title

我有詩人的頭銜

或許有一陣子

我是個詩人

我也被仁慈地授予

歌手的頭銜

盡管

我幾乎連音都唱不準

有好多年

我被大家當成和尚

我剃了光頭,穿上僧袍

每天起得很早

我討厭每個人

卻裝得很寬容

結果誰也沒發現

我那大眾情人的名聲

是個笑話

它讓我只能苦笑著

度過一萬個

孤單的夜晚

從葡萄牙公園旁邊

三樓的一扇窗戶

我看著雪

下了一整天

一如往常

這兒一個人也沒有

從來都沒有

幸好

冬天的白噪音

消除了

內心的對話

也消除了

“我既不是思想,

智慧,

也不是內在的沉默之音……”

那么,敬愛的讀者

你以什么名義

以誰的名義

來跟我一起

在這奢侈

每況愈下

無所事事的隱居王國中

閑逛?

更好

Better

比黑暗更好

是假黑暗

哄騙你

與某人的

古董的表親

親熱

比銀行更好

是假銀行

你把所有暴利

兌換成

法幣

比咖啡更好

是藍咖啡

你喝它

在臨終沐浴

要么等著

你的鞋

被脫去

比詩更好

是我的詩

它涉及

一切

美好與

尊嚴,而

又非矣

比野性更好

是秘密野性

如我在

停車場的

黑暗中

與新蛇一起

比藝術更好

是討厭的藝術

它證明

比經文更好

衡量你進步的

微小尺度

比黑暗更好

是無暗

更黑更廣

更深遠

森然凍結

充滿洞穴

和失明的隧道

那里出現

招手的已故親人

和其它宗教

器皿

比愛更好

是禪愛

更細膩

超色情

小小靜修者

巨大生殖器

卻比思想更輕

安置于

迷霧眼瞼里

頑強活著

從此后

做飯種花

生兒育女

比我母親更好

是你母親

她依然健在

而我的

已不在世

我在說什么!

原諒我,母親

比我更好

是你

比我更善良

是你

更甜更靈更快

你你你

比我更美

比我更壯

比我更孤僻

我要

越來越好

了解你

——禿山,1996

老師

Master

啊。那。

那就是我這個早晨

如此心亂的原因:

我的欲望回來了,

我再一次想要你。

我做得很好,

我超然面對一切。

男孩和女孩們都很美麗

還掛在一只腳上,

而我腦海一片空白

只想著要到

那唯一的里面

那里

沒有里,

也沒有外。

——用更動物性,更直觀,更接近孩童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我從未真正聽懂

他說的話

但時不時地

我發現自己

在跟狗一起叫

跟鳶尾花一起彎腰

或用其他的小方式

排憂解難

我的所有消息

All My News

我本不會

出人頭地

在當今

這市鎮

而將來

有人會找

有用的

改變思路

從屠殺

以和平之名

到光榮的

復雜,

從而影響

政治

以更深入的

審核。

人們不會

再怕

在這條道

成交。

2

俯視

仰望,

用愛的

非人眼睛

相對的

感情

(破碎的心

治愈的病),

而帶來

每個轉機

領導下跪

才學會。

那厭惡沉重

思想的人

會珍視

并折好小床。

3

別解讀

我的哭喊——

那是道

非名。

不要解構

我無藥的高潮

我清醒但

喜歡飛翔。

緊跟上

我開放的言說,

你不必撬開

古老的鎖。

4

神秘此刻,

此刻昭然

我屈于汝

心悅誠服。

我悄聲低語

深懷感激

為心潮起伏的

每滴淚;

誰讓我穿越

時間之墻

我可以觸摸

每位來者

用我父母

說出的智慧

(基于一個

傳聞),

未誕生想法

的速記

與優雅努力

合在一起。

5

無法破譯

就讓我的歌

重新接好

錯誤電路,

用你腦中

我的打油詩,

讓那橋

再次拱起。

科恩《精選集》唱片封面,手撫領帶的姿態表明,這里的歌曲有關記憶

河流黑暗處

By the Rivers Dark

河流黑暗處

我輾轉徘徊

我度過一生

在巴比倫

我忘記了

我的圣歌

我無能為力

在巴比倫

河流黑暗處

我無從看見

等在那兒的人

狩獵我的人

他切開我的唇

切開我的心

因而我無法

暢飲河流黑暗

他覆蓋了我

我從中看到

我的非法的心

我的婚戒

我不知道

我無從看到

等在那兒的人

狩獵我的人

河流黑暗處

我驚慌失措

我最終屬于

巴比倫

他用致命一擊

刺穿我的心

他說:“這心

不是你的。”

他把我的婚戒

交給了風

讓我與萬物

旋轉不停

河流黑暗處

受傷的黎明中

我度過一生

在巴比倫

我從枯枝

獲取我的歌

歌與樹

為他高唱

未說出的真理

消逝的祝福

如果忘記

我的巴比倫

我不知道

我無從看見

等在那兒的人

狩獵我的人

河流黑暗處

清涼世界

河流黑暗處

在巴比倫

《香巴拉太陽》雜志1998年9月號的封面照,科恩與他的禪修老師杏山和尚

色情迷霧

The Mist of Pornography

當你沉浮在色情

迷霧中

和你關于婚姻

及雜交的話一起

我只不過是

五十七歲男孩

試圖在慢巷

掙點快錢

雖說晚十年

但我最終得到

左翼教派中

最漂亮的女孩

和她嘴唇去

沒太陽的角落

歌唱的藝術

與生俱來

咖啡為我而死

我從不接聽

任何電話

我為打電話

未留言者

祈禱

這是我洛杉磯

的生活 

當你慢慢

退去黃毛衣

對你男孩般的屁股

垂涎欲滴

我試著做

丈夫

為你陰暗母性的

意向

感謝你

讓我完成

那些沉悶的歌

代替更多

干你

你準許我

在黑禪墊上

激發我失敗的

貴族家譜

去戰勝粗俗

用鐵絲網

和韻律

節拍

讓美國誠實

如今我們離去

我有一千年

告訴你我如何

與萬物上升

我如何成為

你所要的情人

除了你的美

我沒別的生活

我彎曲赤裸

在你欲望配額下

我有一千年

成你的雙胞胎

愛著鏡中的

另一個你

最終很順手

用我的拍立得

哄你擺姿勢

當你用臟話

激怒

我的助聽器

你的狂熱不再催我

我的狂熱和垂落的

肩膀

我們無恥的生命

是谷物

為奉獻灑落

在愛情蹣跚的

高地前

你焦慮另一面

是汗的吊床

呻吟

世代蝴蝶

交媾死亡

我們消除差異

時光流逝

如上帝最小寵物

舔我們手指

當我們沉睡

在皮帶手鐲的

糾葛中

最初之夜多甜蜜

二十三夜

死與苦以后的

今早的甜蜜

蜂群涌進

蜀葵

桌上物件的

完美秩序

無足輕重的

所有古老意愿

當我們消除

當我們消除

每個差異

科恩的詩與歌

需要速度

Need

the Speed

需要速度

需要酒

需要快感

在我脊椎中

需要你的手

幫我取出

需要你的汁液

在我的豬嘴

需要看到

我熟視無睹

你需要我的

生猛欲望

需要聽到

我孤陋寡聞

在我耳邊

你的臟字

需要由你

召喚我

像月亮在

聚合之海上

需要知道

我一無所知

潮汐牽拽

來自你

需要感覺

未有的感覺

你的磁力

吸引我

它如今退色

它如今流逝

荷爾蒙的狂暴

不平靜的歌 

《渴望之書》內頁

起先

First of All

起先沒事

過一陣

還是沒事

夜里一家會路過

提醒孩子上床

那是你點煙

的信號

微妙時刻到了

一伙林區爺們兒

圍著桌子

討論你的生活方式

用一杯櫻桃汁

解散他們

你的生活方式結束

很多年了

月光照耀的山

環繞你的心

那背包拄棍的

救世主

會在小路被認出

他或許正想

你百年前在校園

說過的話

這是危險時刻

會把你打入

永世的沉默

自流浪的克萊茲默*

樂隊

飄入廚房

讓你分心

從不快的冥想

冰箱將轉入

二檔

那貓會爬上

窗臺

毫無緣由

你會哭起來

淚水會干

你渴望有伴侶

我會是伴侶

起先我們沒事

我們又出事了

科恩一直希望自己 變成一只蜂鳥

“ 我是何其幸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