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經濟“革新”,“做金正日從未做過的事情”

原標題:金正恩的經濟“革新”,“做金正日從未做過的事情”

2018年11月16日,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審核指導朝鮮邊境城市新義州市建設總體規劃時表示,這項工作非常重要,要將新義州市建設成為“公園城市”。圖/新華

金正恩的經濟“革新”

本刊記者/徐方清 徐天 邱宇 文/曹然

發于2019.5.13總第898期《中國新聞周刊》

毗鄰使館區的平壤大城百貨商店,在4月15日開業頭一天就遭遇了平壤罕見的“限流措施”。一樓超市入口處,每次玻璃門打開,安保人員放入一批顧客,然后再想關上門都不容易。堵在玻璃門外的擁擠人群中,偶爾還有顧客和安保人員發生爭吵。

一樓的超市里,除了朝鮮本土商品,還有從中國、日本以及歐美等國進口的食品和日用品等。朝鮮本土商品的價格偏低,一升裝的朝鮮品牌可樂售價約合人民幣2.5元,但一塊重238克的雕牌增白皂以及同等規格的舒膚佳香皂,售價則分別約為人民幣5.5元和6.5元。

二樓和三樓出售服飾、電子產品、化妝品和鐘表等,包括諸多貼著勞力士、蘭蔻、皮爾·卡丹這樣國際知名品牌的產品。餐廳以及休閑娛樂場所,設在四樓和五樓。

這座裝修頗為現代的百貨商店,幾乎所有標牌和提示牌都是朝文和英文的雙語標示,透著國際化的意味。不過,其特殊的地方在于,商店有兩套價格系統,超市和快餐廳多用朝元標價,而其他地方則主要是用美元標價。在百貨商店二樓的一處收款臺,刷卡機已經放置到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由于是商店剛開業,刷卡機暫時還用不了,只接受現金,但很快就可以用了。不過,“只能是借記卡,信用卡用不了”。

在商店開業前一周,朝中社4月8日報道稱,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前來視察,稱贊“商品陳列的方法和形式多樣好看,服務環境和規模、商品質量和品種也都達到了高水平”。金正恩同時也提出,“按照我們黨的商業政策要求,改善百貨商店經營管理和商業服務活動”。

既透著國際化意味又有鮮明朝鮮特色的平壤大城百貨商店,可以視作反映朝鮮經濟發展現狀的一個典型案例。僅僅時隔四天,再度當選朝鮮國務委員會委員長的金正恩在朝鮮第十四屆最高人民會議第一次會議上發表施政演說,提出“在社會主義經濟建設中,我們黨和共和國政府提出的戰略方針是國民經濟的主體化、現代化、信息化和科學化”。一方面,要“千方百計地加強國民經濟的自立性和主體性”;另一方面,對外經濟部門“要徹底根據自立民族經濟建設路線,朝著加強國家經濟基礎,補充迫切需要的部分和環節的方向”,有策略地主動進行多邊對外經濟合作、技術交流和貿易活動。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朝鮮勞動黨七屆三中全會提出將集中全部力量發展經濟后,朝鮮在經濟發展的布局邏輯是兩條線,一條是自力更生,另一條是要試圖打破國際制裁,并根據外部環境的變化不斷進行平衡

“做金正日從未做過的事情”

最高人民會議是朝鮮最高權力機關,其議員每5年選舉一次。今年3月,朝鮮舉行了金正恩成為朝鮮最高領導人后的第二次議員選舉,選出了六百多名第十四屆最高人民會議議員。韓聯社分析稱,這次選舉標志著金正恩的第二期領導班子正式上臺。

4月12日,在朝鮮第十四屆最高人民會議第一次會議上,金正恩發表施政演說,就對內對外政策進行具體闡釋。金正恩在會議召開前密集視察朝鮮經濟建設現場,則被看作向外界釋放朝鮮不會偏離集中一切力量建設經濟新路線的信號。

在朝鮮第十四屆最高人民會議第一次會議上,朝鮮財政相奇光豪作了報告。報告顯示,2018年朝鮮國家財政總支出的47.6%用于發展國民經濟,36.4%用于全面發展社會主義文化,15.8%用于鞏固國防力量。

奇光豪在報告中還特別提到,朝鮮國家投資比上年增加4.9%,重點用于推進三池淵郡、元山葛麻海岸旅游區、漁郎川發電站等建設工程。

在2011年底出任最高領導人后,金正恩很快給出的“大米比子彈更珍貴”表態,被韓國《中央日報》看作“預示金正恩將走向與父親不同的發展之路”。雖然金正恩不可能無視金正日“先軍政治”的遺訓,但他還是發出了推進改革的標志性話語。

1995年元旦,金正日在視察兩江道蟠松哨所時發表演講稱,一切以軍事工作為先,一切以軍事工作為重,“沒有糖果可以活下去,沒有子彈就不能生存”。這次演講拉開了朝鮮“先軍政治”的序幕。先軍政治讓朝鮮更加重視重工業,而忽視農業和輕工業。據美國、日本、韓國等國的研究機構估算,當時軍費開支一度達到了朝鮮國家預算的三成以上。

2013年3月,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舉行全體會議,決定實行經濟建設與“核武力”建設并行路線。朝中社發布的全會新聞公報中稱,依據當前形勢和朝鮮革命發展要求,朝鮮將實行經濟建設與“核武力”建設并行的“新戰略路線”。

三年多后,朝鮮勞動黨“七大”于2016年5月6日在平壤開幕,這是朝鮮勞動黨時隔36年再度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在工作報告中,金正恩強調“要繼續切實貫徹勞動黨關于經濟建設和核武裝建設并舉的戰略路線”,并提出要把朝鮮建設成為“五大強國”,即經濟強國、政治思想強國、軍事強國、科技強國和文明強國。與金正日時期提出的以“強盛大國”為基礎建立思想大國、軍事大國、經濟大國相比,金正恩在戰略目標上保持延續性的同時,更加明確了經濟發展在國家戰略中的優先中心地位。

金正恩還在勞動黨“七大”上提出了執政以來的首個經濟發展五年規劃,即2016年至2020年“國家經濟發展五年規劃戰略”。

歷史上,朝鮮勞動黨全國代表大會多次提出經濟發展的中長期規劃,如“三大”提出了新經濟開發五年規劃,“四大”提出了人民經濟發展七年規劃,以及“六大”提出社會主義建設的十大展望目標等。

《華盛頓郵報》評論稱,這是朝鮮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首個五年計劃,而金正恩正試圖推動朝鮮經濟改革上升到更高階段。“他在做他父親金正日從未做過的事情,為該國的經濟發展承擔責任”。

不過,由于朝鮮頻繁進行核試驗和彈道導彈發射,金正恩在經濟上的戰略規劃和具體實踐一直掩蓋在半島核危機陰影下。這次在“七大”上為朝鮮內政外交進行新一輪調整而打開了政策窗口的重大舉動,在當時也未受到外界的足夠重視。

同樣是在勞動黨“七大”上,金正恩還作出了一個有著風向標意義的明確表態:只要敵對勢力不動用核武侵犯朝鮮的自主權,朝鮮將依照承諾,不會先動用核武器。

4月15日,新開業的平壤大城百貨商店,朝鮮民眾在超市里選購商品。攝影/汪許凱

穩健、務實的經濟革新

2018年4月,朝鮮勞動黨中央召開七屆三中全會,金正恩宣布,朝鮮不再進行任何核試驗和洲際彈道導彈發射,廢棄朝鮮北部核試驗場,并將集中全部力量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

與之相呼應的是,朝鮮的外交局面也逐漸打開。金正恩自2018年3月首次訪華以來,迄今已對中國進行了四次訪問。約一年的時間里,金正恩還同韓國總統文在寅舉行了三次會晤,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分別在新加坡和越南河內上演了兩次“金特會”。

此外,據韓國統一部統計,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2018年的公開活動有98次,超過七成是和經濟與外交事務相關,其中出席經濟活動有41次,在所有活動中占比最高。

美國斯坦福大學教授、核物理學家西格夫里·赫克在今年年初發布的名為《朝鮮核計劃的全面歷史》的研究報告中稱,朝鮮2018年的外交攻勢減輕了其經濟面臨的戰略壓力,盡管制裁并未立即顯著放寬,但朝鮮的經濟形勢在穩定中還得到了一定改善,在重大建設項目、能源領域的投資項目等方面取得了進展。特別是朝鮮正在開展的能源領域長期投資項目,如新建或改建發電站等,有望改善普通居民住宅和商業場所的電力供應。

“平壤現在基本上可以做到一天24小時內保證20個小時的供電。”朝方陪同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中國新聞周刊》采訪團朝鮮首都平壤的六天行程里,也確實沒有遭遇到停電現象。不過,在位于朝鮮南部的江原道金剛山地區,酒店依然限時供電。

赫克在報告中還指出,雖然2018年朝鮮沒有進行任何重大經濟改革,但2012年至2014年實施的那些市場改革仍在產生效果。一個明顯的跡象是,在首都平壤北部,道路交通日益繁忙,新建的加油站和休息站越來越多,小型公共汽車和小型卡車也越來越多。從結構上看,大型商業集團進行整合的趨勢仍在繼續,“它們可以發揮類似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韓國財閥之于韓國的作用,即作為服務公共需求的半私營渠道”。

在成為朝鮮最高領導人后,金正恩對朝鮮經濟運行體制進行了一系列“革新”,諸如土地承包、企業擴權,建立特區和開發區等。

據俄羅斯《消息報》報道,朝鮮所有企業,現在都可自行計劃生產,只需將計劃通報上級單位即可。一旦他們完成了國家分配的定額,其余部分在市場上自行出售,并可以與供貨商和顧客討價還價。所獲得的資金,可用于企業購買原材料、擴大生產以及支付工資等。

農村也有類似的“革新”,為集體合作社工作的農民,可以將自留地上耕種的剩余農產品,拿到已經在朝鮮幾乎所有城市普遍存在的“黑市”上進行銷售。

2013年5月,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還宣布出臺《經濟開發區法》,全面設立經濟開發區。同年11月,朝鮮頒布政令,設立13個經濟開發區。截至目前,朝鮮共設立了22個經濟開發區,涵蓋工業、農業、旅游業、出口加工、高新技術等不同行業。

澳大利亞格里菲斯大學亞洲研究院學者安德賴·阿布拉哈米安認為,朝鮮可能會使用經濟特區試驗新規則,并逐漸改變規則,以適應經濟發展形勢的變化。他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期待朝鮮出現一場迅速、全面的經濟改革運動是不現實的。

在奧地利維也納大學東亞系主任魯迪格·弗蘭克看來,金正恩對于經濟的預期相對其父親金正日要更加溫和。在金正日執政后期,朝鮮一直維持著較高的財政收入增長預期,2005年朝鮮政府公布的財政收入計劃增長率甚至超過了15%。但2013年后,這一指標迅速從上一年的超過8%下降到4%左右,2019年依舊維持在4%以下。

曾出任美國前總統卡特訪朝顧問的魯迪格·弗蘭克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金正恩的經濟革新是從穩健和務實開始的。

2018年12月26日,朝鮮和韓國在位于朝鮮開城市的板門店舉行京義線和東海線鐵路及公路連接工程動工儀式。圖/新華

“等到年底”

在越南河內舉行的第二次金特會無果而終約兩個月后,金正恩擴展了自己的對外出訪版圖,首度訪問俄羅斯,在俄遠東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了首次會晤。

據朝中社報道,金正恩在4月25日同普京會晤時指出,因美國在前不久舉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腦會談中采取單方面、非善意的態度,最近朝鮮半島和地區形勢陷入僵局,面臨可能重新回到原點的危險境地。朝鮮半島的和平與安全完全取決于美國今后的態度,朝鮮將對一切可能做好準備。

普京在朝俄首腦會談后召開的記者會上稱,為解決韓半島無核化問題,要確保朝鮮制度安全。

在4月12日召開的朝鮮第十四屆最高人民會議第一次會議上,金正恩在進行施政演說時提出“自立經濟”的口號,強調朝鮮政府已不再追求短期內緩解制裁壓力,因為朝鮮與美國的對峙難免帶有長期性,敵對勢力的制裁也將繼續。有媒體統計稱,金正恩在施政演說中25次提到“自力更生”或“自給自足”的經濟。

不過,金正恩在施政演說中沒有徹底關上朝美核談的大門,而是向特朗普拋出了“等到年底”的時間表。但金正恩也明確指出,對像河內朝美首腦會談那樣的首腦會談,既不歡迎也沒有興趣。

復旦大學朝鮮韓國研究中心主任鄭繼永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美朝關系陷入膠著僵持、朝鮮無核化進程暫時停滯的情況下,金正恩與普京會晤是向美國表示,“沒有你,我照樣能有另外的一些方式把朝鮮的無核化和對外正常交往發展下去。”

《中國新聞周刊》在朝鮮工廠、醫院和旅游區等多地采訪時,能感受到的都是制裁的影響是實實在在的。

從2016年到2018年,作為朝鮮第一大化妝品廠,新義州化妝品廠所生產的“春香牌”化妝品出口額增長了10倍,達到300萬美元,主要出口到中國、蒙古國和俄羅斯。今年9月將迎來建廠70周年的這家工廠,最終目標是將產品出口到世界各國,用10年時間在世界范圍內開設春香牌化妝品專賣店。不過,國際制裁橫亙在它們實現目標的道路上。

“現在由于制裁,不僅出口受到了影響,設備也根本進不來。” 新義州化妝品廠分管貿易的副社長崔勇日對《中國新聞周刊》坦言。但他也表示,并不懼怕制裁。

根據聯合國官網的公開資料,從2016年到2017年,聯合國安理會共通過六項對朝制裁決議,除2017年2356號決議只涉及對朝鮮政府高層的個人制裁外,其余五項決議都與朝鮮的經濟社會發展密切相關。

這五項制裁決議除了全面禁止朝鮮的出口貿易外,還切斷了除醫學交流外朝鮮與國際社會的所有科技合作往來,進一步禁止朝鮮進口重型機械、工業設備和運輸工具。這些產品是朝鮮經濟發展和工業建設的必需品,占其2016年進口額的近三分之一。

此外,上述制裁決議還終結了朝鮮的其他創匯可能,如禁止朝鮮各銀行在海外新設分支機構或與海外機構建立合作關系,要求各國最遲必須在兩年內,也就是2019年底前將所有在國外賺取收入的朝鮮勞工驅逐出境。

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制裁不逐步解除的話,朝鮮發展經濟的目標難以實現。而要解除制裁,最關鍵就在于朝美之間能夠就朝核問題達成共識。

“他(金正恩)始終是持一個實用主義者的愿景,目的是讓目前的這個體系能運轉起來,而不是自己成為一個改革者。” 奧地利維也納大學東亞系主任魯迪格·弗蘭克表示。

按照朝鮮“等到年底”的時間表,第三次“金特會”依然存在峰回路轉的積極因素。

美國白宮發言人桑德斯在當地時間5月3日對外透露,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當天通電話超過一小時,雙方進行了“非常好的談話”。這是美國“通俄門”調查結束后,特朗普同普京之間的首次通話,朝鮮半島問題也包含在兩人談論的主要議題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