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女大學生為學費下海直播,一個月后:賺錢好快,不上學了!

原標題:女大學生為學費下海直播,一個月后:賺錢好快,不上學了!

在國外,年輕人貸款上大學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許多年輕人上了大學之后,還會通過自己打工來賺取生活費。當然,上了大學之后開支慢慢變大,打工兼職掙的一點工資根本不能滿足他們的要求了。

于是,許多學生開始轉向瞄準了“掙快錢”的成人行業。

最近,Channel 5出了一個新的紀錄片就講述了一些關于“學生性工作者”(Student Sex Workers)

(圖源:Politics)

Jasmine是一所大學護理專業的學生,雖然她每年有9000英鎊(約7萬8千元人民幣)

可是打零工畢竟掙不了太多的錢,為了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Jasmine經人介紹,辭掉了零工,變成了“視頻裸聊女郎”而這份工作一晚上就可以給她帶來1000英鎊的收入。(約8千7百人民幣)

(圖源:thesun)

Jasmine需要在鏡頭面前“搔首弄姿”,不時的發出各種呻吟的聲音,她還要在攝像頭面前展示自己的蕾絲內褲.....

不僅如此,她還要滿足一些看客的變態要求。例如曾經有“客戶”要求能不能看看她的屁股,并且詢問她接不接受肛交......

(圖源:thesun)

當然,Jasmine表示自己并沒有那么的開放,但是為了“客戶”能夠看的時間長一點,她還是要想盡辦法去“挑逗”他們。畢竟在攝像頭面前,Jasmine一分鐘可以賺2英鎊(約17元人民幣),“客戶”在線的時間越長,她拿到的工資就越多。

(圖源:dailymail)

不僅如此,Jasmine還經常去脫衣舞俱樂部擔任脫衣舞娘的角色,一次可以給200英鎊。“雖然我有時候會給他們跳裸舞,但是俱樂部也有有嚴格的規定,不準那些醉漢觸摸我的身體。”

(圖源:thesun)

盡管Jasmine在大學入學的時候,就誠實的向學校說了自己的“副業”。

Jasmine表示自己只想盡快的還清貸款并且掙一點錢,但是第二學期開始,學校還是以各種理由讓她休學了。

如果說Jasmine是被迫輟學的話,那還有一些人因為成人行業的“暴利”,在從事這一行業之后,竟然選擇了主動輟學。

Carly Rae是一所大學時尚專業的學生,在大學里面四處找兼職的她都被無情的拒絕掉了。

(圖源:ins)

當時已經窮的叮當響的Carly Rae覺得是一個賺錢的好機會。“我之前為別人做過視頻剪輯,我想我應該沒有問題。”

(圖源:dailymail)

為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當中脫穎而出,她選擇拉上自己的好姐妹Roo來拍攝女同成人片。而Roo也是一所大學創意寫作的學生。

(圖源:ins)

之后兩個人的“事業”蒸蒸日上,最近Carly Rae還獲得了英國成人制片(UKAP)最佳女演員獎的提名。

(圖源:Twitter)

目前,Carly Rae和她的好朋友Roo已經輟學,專心的從事這一項“事業”了。對于她們來講,既然上學就是為了有好的工作好的前景,那么如今已經提前找到了,何必還要再通過上學來“浪費時間”。

不過她們的前輩,Ella Hughes對此有不同的看法。Ella Hughes同樣曾經也是大學生,并且是南安普頓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

(圖源:dailymail)

因為讀法律專業“時間緊任務重”,而Ella Hughes又想找兼職來補貼自用,于是就走上了這一條道路,之后“紅遍”英國。2018年,Ella Hughes成為最受歡迎的英國成人女星。

(圖源:dailymail)

雖然拍攝成人影片成了她的全職工作,但是Ella Hughes表示自己還會接著去讀大學,她說:“大學對我來說真的很重要,因為我是我們家第一個讀到大學的。”

據說她目前正在一邊準備沖擊2019年最受歡迎的英國成人女星獎項,一邊在準備著開放大學(OU)

(圖源:dailymail)

Akonne是謝菲爾德運動科學大二學生,現年26歲的他從20歲就開始在一家成人俱樂部做“脫衣舞男”了。

(圖源:dailymail)

從20歲開始,他每個周末都要為成千上萬名女性去表演。他這么做就是為了能夠賺取足夠的生活費。Akonne說剛開始自己去做這一行當的時候,只是“迫于生計”,不過慢慢的就愛上了這一行。

“我大概會一直做到30歲退休,之后還會留在那個舞臺上,當然,是給這些舞男當經紀人。”

(圖源:dailymail)

當他把自己的“副業”告訴他媽媽的時候,他媽媽竟然表示支持,媽媽唯一擔心的就是Akonne的安全問題。(男孩子在外面也要保護好自己?)

(圖源:dailymail)

在“學生性工作者”當中竟然還有博士!比如Luke,Luke是一所大學的物理學博士。

(圖源:thesun)

在歐洲留學期間Luke認識了一個拍成人片的導演,問他有沒有興趣來做男主角,會有很豐厚的待遇。

為了減輕自己在留學期間的壓力,Luke欣然答應了,并且表示:“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太輕松了(比起天天在實驗室?),每一次我都能得到1000歐元(約7千8百人民幣)的報酬。”

正如Ella Hughes所說:“我也想過去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可是比較難,因為有太多人認識我了。”

畢竟他們的初衷都是為了能夠盡量早的還掉貸款,多掙一點錢而已。

https://www.thesun.co.uk/fabulous/9272203/i-became-a-sex-worker-to-fund-my-science-degree-then-my-uni-chucked-me-out/

https://www.mirror.co.uk/tv/tv-news/physics-phd-porn-rise-student-16506507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7136377/Woman-sex-worker-student-experienced-relentless-bullying-classmates.html#comments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7132157/Paramedic-student-parallels-uni-sex-work-choose-studies-cam-shows.html

聽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rae roo ukap akonne phd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