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156億買摩拜,20億投電動車,王興的出行夢還要燒多少錢

原標題:156億買摩拜,20億投電動車,王興的出行夢還要燒多少錢

作者 | 克虜伯

出品 | 創業最前線

6月17日上午,美團創始人王興被曝出有意投資李想創辦的電動汽車項目理想智造的消息。

在理想計劃融資的5億多美元資金中,王興的個人出資占了2.85億,超過了一半,再加上美團點評旗下產業基金龍珠資本的1500萬美元,王興和美團方面的投資剛好是3億美金(折合人民幣超過20億元)。

這并非是王興首次投資出行領域的項目了,早在2016年王興就曾參與過摩拜單車的C輪投資,但投資李想的電動車項目,確實是王興首次進入電動車領域。

這也是龍珠資本首次被公開涉及出行領域的投資,此前該產業基金投資的公司大多與餐飲供應鏈項目或銷售軟件項目有關。

對于出行領域的投入,無論是王興個人還是美團公司,最近一年里都有著較高的積極性,但現實卻多少有些令人尷尬。

美團在出行領域的昂貴試錯

今年3月,王興在美團成立9年之際,在自己的飯否賬號上寫道:

最近一年里美團發生了什么,才會讓王興出此感慨呢?

回顧2018年,美團在業務層面做的最大的兩個動作都跟出行有關,一個是美團打車在上海和滴滴硬剛;另外一個就是花156億元(約合27億美元)收購摩拜單車。

現在看來,這兩個大動作并沒有給美團帶來多大的競爭優勢。

首先看美團打車,這個2017年2月上線的被王興認為“我就試試”的業務,在2018年初被美團力推到了更高的戰略級別上,去年3月24日,在美團打車登陸上海3天后,王興高調的對外宣布已經在所進入的城市拿到1/3的市場份額。

這個成績背后是美團在司機和用戶端強力補貼的結果,據2018年美團年報數據顯示,美團網約車司機的成本高達44.6億元人民幣,這成為了拖累美團財報表現的主要數據之一。

另外在2018年夏天,網約車接連曝出的人命事件也嚴肅的提醒著王興,這個市場不好做,搞不好還可能弄黃自己的上市進程。于是在2018年9月,美團上市招股書中明確提到,公司將不再繼續拓展網約車業務,算是給資本市場吃了一顆定心丸。

在沉寂了1年以后,今年4月26日,美團打車突然變換了運營模式,宣布在上海和南京接入首汽約車、曹操出行和神州專車,從自營變成了聚合第三方打車平臺。

這也意味著王興在網約車領域的試錯,用時長達2年,最終向成本和風險低下了頭,做起了模式更輕,風險更小的流量生意。

再看摩拜單車,原本王興只是其C輪投資人,但在2018年4月美團卻花156億元(約合27億美元)收購了這家處于巨虧中的創業公司,成為了共享經濟的“接盤俠”,此后的8個月里,摩拜給美團公司帶來了45.5億元的虧損。

如今美團放棄了摩拜單車的品牌,將其更名為美團單車,還將顏色從橘黃變成了“美團黃”,然而美團收購摩拜時,其商標價值就高達16億元,也就是說王興的一個更名決定,背后的代價就是16個億。

當然,王興更看重摩拜更名后,美團作為其唯一入口,這將為美團帶來更多新增用戶。據報道王興也有意推出一項類似亞馬遜Prime的會員服務,屆時摩拜單車將作為一項免費服務提供給會員,王興在下一盤大棋。

不過2018年,美團在出行領域里付出了超過90億元的代價,其在出行領域里的表現卻沒有像此前做團購、電影票、酒店、外賣、景區門票等業務時那樣實現后發先至的結果。

這或許是讓王興感慨“要做有積累的事”的原因之一。

王興對出行的理念之變

美團在出行領域的探索經歷了投資、收購等多種方式,王興對于出行領域的理念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他對出行的關注由來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2013年,那時王興在一個媒體組織的創新者聯盟的社群里提出了一個問題:什么是汽車的互聯網思維?

王興對于這個問題的具體描述是:

他并沒有馬上給出這個問題的答案,直到2年后的2015年,他在題為《資源的革命:互聯網改變了商業什么》的演講中提到了互聯網對汽車行業的影響:

王興當時鮮明的提出互聯網不需改造傳統行業的底層,而關鍵在于效率的提升。而4年后的今天,王興開始大手筆投資李想的電動車項目,顯然他在出行領域的理念較之前已經有了180°的改變。

從“接招”分析美團組織架構變革的背景里,或許我們也能窺見王興這種變化的原因:

而2019年流量紅利期不再有,汽車行業的效率革命正在變成電動車取代油車的一場底層變革,戰略敏銳的王興為了能夠抓住這一時代機遇,選擇了在此時“上車”,成為電動車領域的玩家也不難理解。

王興也算是在順勢而為吧!

另外,王興對于自動駕駛也情有獨鐘,他曾在一個論壇上公開說過:“自動駕駛肯定是未來,但是不管怎樣,人們最后要的是服務,是mobility的服務,不是要買車”。

而從自動駕駛對美團業務的協同上來看,這項技術也是美團必須發力的方向,別忘了百度外賣的戰略敗退,最終落得了賣身的下場,其中一個坑就是在2016年春節期間沒有留住足夠多的外賣小哥,導致春節后運力不足,一蹶不振。

當有了自動駕駛的無人配送,美團也就可以讓機器取代人力,大幅縮減人工成本了,距離這一目標的實現,王興所需的是足夠的技術投入和時間。

王興與程維又一次“貼身肉搏”

在出行領域里,王興一直在主動求變,但美團的出行業務卻處于被動改變中,這背后的原因除了行業本身難做的因素外,就不得不提出行領域的另一位玩家——滴滴程維了。

從美團和滴滴在2018年網約車正面對壘之后,雙方都消停了一段時間,美團沒有在打車里獲得成功,滴滴也沒有在外賣業務上實現突破。

但兩家公司的較勁依然在持續,今年在美團打車轉型聚合第三方模式近2個月后,滴滴也被曝出即將推出聚合模式。

除了在打車業務上針鋒相對,王興和滴滴在汽車產業里也是瞅準了同一家公司:李想的理想汽車。

王興曾說滴滴一貫喜歡“以資本為中心”的玩法,而美團更愿意以客戶為中心。但從王興即將3億美元投資理想汽車的消息來看,他本人也挺喜歡在資本層面搞事情的。

美團與理想汽車的交集從去年夏天就開始了。當時美團推出了自動駕駛無人物流車,其實是基于理想汽車曾砍掉的SEV項目延伸而來的。

滴滴跟理想汽車的合作關系發生的更早,2018年3月理想汽車宣布完成30億融資的同時,也透露與滴滴達成戰略合作,將組建合資公司探索共享用的智能電動汽車、車隊運營等領域。

王興、程維、李想,多少有點三個男人一臺戲的感覺了。

至少從目前看,王興和程維之間的競爭已經從打車業務方面上升到了更高的汽車產業布局層面。

外界看不懂王興的出行夢

從收購血虧的摩拜,到突然進軍網約車,再到如今的3億美元投資李想的造車項目,外界一直看不懂王興為何要做這3大決定。

畢竟摩拜和美團打車給公司帶來的是肉眼可見的虧損,而李想的造車項目如今也并非是電動車行業第一,據電動車上牌數據顯示,截至今年4月,汽車累計交付量排名前三的公司依次是蔚來約1.6萬輛、威馬約9000輛、小鵬約5000輛。理想汽車如今都還沒有開始正式交付。

王興的心思很難猜,但馬云的“履帶戰略”或許能成為我們理解王興的一面鏡子。

2015年馬云曾在復旦管理學獎勵基金會頒獎典禮上說了這樣一段話:

曾經身為阿里系創業者的王興應該對阿里的戰略有較深的了解,再看美團的戰略發展,從2012年千團大戰結束,到2013年實行T型戰略(團購為一橫,酒店、電影、外賣等垂直業務為一豎),再到2016年以“餐飲、綜合、酒旅”為核心的三駕馬車戰略,2017年又圍繞到店、到家、旅行、出行這四大LBS場景進行布局。

在王興的戰略規劃下,美團變成了一個以吃為中心,為用戶提供各類服務的綜合平臺。

可以說美團在移動互聯網紅利結束之前,以快速奔跑、品類擴張的方式最大程度上實現了業務多元化,為美團的長期發展積攢了競爭力,這多少有點類似馬云的“履帶戰略”。

“要謹慎選擇你的競爭對手,因為最后很可能你們會變得很像。”1個月前,王興在飯否上轉發了這句話,冥冥之中像極了他和馬云。

結語

雖然經歷了昂貴的試錯期,但出行領域已成為王興戰略擴張的新落點。

出行能為美團的整體業務補上關鍵一環,與酒旅、外賣等業務協同發展,但可惜目前美團在出行領域不溫不火甚至還有點拖后腿的表現,實在是難堪大任。

去年10月底,美團進行架構調整時將美團打車所屬的出行事業部歸到了LBS平臺,戰略地位似乎有所下降。

目前王興將LBS平臺交給了自己的創業老搭檔王慧文親自管理,也足以說明他對美團出行業務的重視。

看來王興的出行夢還將繼續,只是何時才能實現“后發先至”的效果,短期內應該不會有答案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美團公司 上市招股書 拜和美團打車 b2b 酒旅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