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嚴懲曾軼可” 得看事實而不是輿論聲浪

原標題:要不要“嚴懲曾軼可” 得看事實而不是輿論聲浪

曾軼可發文為機場事件道歉:言行失當 愿承擔后果

文 | 令狐卿

藝人曾軼可近日在首都機場入境過程中,于自助通道機器識別和人工復檢發生問題,和當班民警發生不愉快,后被引導至問詢室接受身份復核,并因冒犯言行受到帶班警員的批評教育,后予以放行。本來這事就此完結,但隨著雙方借助社交媒體各執一詞,風波愈演愈烈。

曾軼可因為過關羈絆積蓄了憤怒,她將遭遇披露在微博上。這個當事人陳述有明顯的用詞不當,比如將執法警員說成是“工作人員”,把人工復核描述為“隨意拘留”。這是最早描述風波緣起的文字,當時輿論還沒爆發,所以保存了她憤怒的“原因”,并非空穴來風。

粉絲在看到偶像受委屈后,再去首都機場微博下發泄怒火,導致輿論擴大化。6月19日,北京邊檢發布通報,從執法者角度解釋了前因后果。根據這份通告,曾軼可在自助通道因為戴著帽子,被要求脫帽查驗,受阻之下爆出粗口,隨后人工干預,事件有所升級。

迄今為止,風波所涉及的當事人和執法單位都已發聲,整件事在事實層面基本上可以宣告結束。但問題是,風波還在蔓延。邊檢通告不僅令強力機關官微“同仇敵愾”,一致轉發譴責,還將曾軼可釘牢在風波中心,接受輿論審判,見證民意反噬曾軼可的全過程。

換句話說,曾軼可在首都機場自助入境通道對執法人員的冒犯,在當時、現場的情況下,有著完善的處置程序,而且已經劃上句號。自從曾軼可過關,這件事在執法意義上已經終止。所以,在這種情形下,輿論中要求嚴懲曾軼可當時言行的呼聲,其實是沒有意義的。

當然,還有很多人更在意的是她的微博行為。曾軼可將執法民警的名牌拍下來,放在微博上公開,考慮到她與普通執法者在輿論影響力上的不對等地位,這種行為欠考慮,非常不妥當。但網友以出入境管理法、治安處罰法等“判定”曾軼可要為此受拘留,恐怕也是過激的言辭,在不妨礙執法的情況下,公民有拍攝執法過程的權利。

在北京邊檢的通告中,也提到曾軼可拍攝執法警員的名牌這個舉動,認為“對民警身心造成嚴重影響的侵權行為”,并說“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力”。這種表述出現在公權機關的通告中,讓人浮想聯翩。

(曾軼可發的微博圖片未打碼)

北京邊檢乃至于其他權力機關在轉發這件事時,都強調要維護國門法律,這固然沒錯,都是正確的立場,但底線在于以事實為準繩、以法律為依據。事實的歸事實,輿論的歸輿論,假如要根據現在的輿論聲勢再去查辦曾軼可,即使獲得掌聲,可能也有違法律的克制。

至于曾軼可,無論是輿論影響力多大,仍然是不掌握公權的個人——她和所有那些呼吁嚴懲她的人一樣,在一旦開動起來的公權機器前都是渺小的。不知那些憎恨曾軼可的人有沒有想過,如果要召喚不必要的強力懲戒,從邏輯上講,其他人適當、合法的質疑權也可能會被“碾壓”。

所以,整件事與曾軼可是不是明星、是不是過氣網紅、歌唱得好不好、性別樣貌沒有絲毫關系,這件事的核心是怎么看待這個原則——過罰相當。曾軼可的現場言行已經受到批評教育,她的網絡行為不當也可以輿論批評,但如果因為輿論放大,就要求“嚴懲曾軼可”,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狀態,走到了另一個極端。

無論是曾軼可受阻狀態下羞惱爆粗口,還是人工核驗時拍攝執法人員胸牌(而不是面部容貌),她的言行中有冒犯之處,也夾雜著監督的意味。對于冒犯的舉止,已經有當場訓誡教育,而對她的監督沖動,即使不那么準確、精當,仍然在執法者理應寬容以對的范圍。

相較于曾軼可的輿論影響力,執法者擁有的權力才真正有殺傷力,所以更要慎重、克制地使用。尤其在面對輿論一邊倒的狀況下,更要堅守執法底線,謹慎動用強權——特別要警惕那種“民意可用”的思維,避免借輿論祭出重手,這些都是執法者冷靜、理性的體現。

對曾軼可的輿論譴責,無論來自于官方還是大眾,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維護執法者權威。這當然沒有錯,可構成執法者權威的關鍵部分,恰恰是依法行止,是必要的克制,而不是隨意的濫權。

經過這次風波,曾軼可作為公眾人物的形象必定飽受抨擊,這對嚴重依賴公共聲譽存活的藝人來說,是非常大的損失。從某種程度上,這是比公權嚴懲她更厲害的大殺器。這件事最終也會證實,和執法權力相比,社會影響的那種權力不堪一擊,更不好相提并論。

總之,曾軼可的邊檢風波不該只被刻板描述為一個明星撒野的事例,其實包含著執法者面對魯莽監督或頂撞時如何保證權威、如何拿捏公權輕重、怎樣尊重個人權利邊界等問題。北京邊檢宣示了可進可退的立場,輿論就不要再上綱上線、煽動毫無必要的嚴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2014白姐透码诗全年